當前位置:您當前的位置 : 承德市紀委監委 >> 紀律教育 >> 警鐘長鳴

警鐘丨規劃權如何成了他的“生財”權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0-01-06 09:14:44

  “我輕易被物質誘惑和腐化,對組織的函詢、談話和崗位調整沒有清醒的認識,以致今日結局。”這懺悔聲來自重慶市江津區雙福工業園規劃部原部長王維。這位手握規劃大權的部長,沒有規劃好園區的發展之路,卻給自己規劃了一條“生財”之道。

  1999年,王維通過公務員考試成為一名鄉鎮干部,并給當時的自己定下了當公務員后第一個人生目標:當個副鎮長。

  但王維想當副鎮長,卻不是為了更好地擔當作為、為民做事,而是想享受簽字報賬、上班下班坐公車、天天有酒喝的領導“風范”。

  人生的扣子從一開始就要系好,而王維不僅扣錯第一個扣子,而且一錯再錯。

  2004年,王維調到江津區雙福工業園干規劃工作,在專業對口、業務熟悉的情況下,王維的工作有聲有色,2009年,便擔任雙福工業園規劃部部長。

  此時,正應該是王維鼓足干勁大有可為之時,但他卻在老板商人的“圍獵”中,逐漸沉迷于奢靡墮落的腐化生活,而當看到其他同事當了領導后,王維心理更不平衡。于是,他對自己的人生目標進行了“調規”:“這輩子不當領導只找錢”。

  有了新人生目標的王維立即著手給自己規劃了用“話語權”收“協調費”、用“審批權”收“感謝費”、用“知情權”收“中介費”這三條“生財”之道。

  用“話語權”收“協調費”。規劃工作在園區有很大自由裁量權,當有企業想要入駐雙福工業園或企業擬簽約的土地不符合用地規劃,需要進行規劃調整時,王維就故意告訴企業主,自己跟園區領導交情好,說話管用,能幫助他們去運作協調,但是需要給些“協調費”。收錢后,王維便利用自己規劃部長的“話語權”說服領導調整用地規劃,往往能夠“馬到功成”。例如,2016年5月,重慶某科技公司想在雙福已建廠區邊上再買塊地搞物流項目,但土地不合規。在企業給王維50萬元“協調費”后,王維順利“說服”領導,幫企業拿到建設用地。2009年至2019年,王維先后以幫助協調為名收取他人“協調費”218萬元。

  用“審批權”收“感謝費”。雙福工業園開發量大,棄土場緊缺,棄土場的遠近對土石方工程利潤的影響大。王維就利用棄土場規劃審批權,將“棄土場”變成了自己的“聚寶盆”。例如,2017年7月,該企業負責人請求王維幫忙選擇一個離項目近一點的地方用于棄土,并表示會進行“感謝”。王維利用職務之便幫助該企業就近審批了棄土場后,收受企業給的20萬元“感謝費”。2012年至2018年期間,王維先后為5名土石方老板審批其承包項目周邊的有利棄土場,收取“感謝費”共計128萬元。

  用“知情權”收“中介費”。在參加各種會議以及工作中,王維了解掌握了很多企業的信息,于是他就利用這些信息在各個企業間充當掮客,收取“中介費”。例如,2017年,重慶某房地產公司擬將位于雙福工業園的土地和公司轉讓出去。王維得知后主動聯系該公司一名股東,表示愿意幫助聯系買家,談成后只需要給點“中介費”。后經王維介紹,該房地產公司和重慶某置業公司簽訂轉讓框架協議,王維也從中收取了50萬元“中介費”。

  依靠“規劃部長”這一身份,王維在“生財”路上賺得盆滿缽滿,但他卻認為單靠“規劃部長”這一身份在社會上不能都吃得開,為了更好地行走“江湖”,掙錢撈錢,王維當起了“王老板”,以其父親的名義投資了多家公司、項目,金額多達900余萬元。然而,因不懂經營,投資出現嚴重債務危機。而此時一些大小土石方老板都來找王維拉關系,送禮送分紅,王維對這些人也就來者不拒。“王老板”的身份沒有使王維在“生財”路上更進一步,卻使他在違紀違法的泥淖里越陷越深。

  2019年5月,江津區紀委監委對王維進行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2019年8月,王維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其涉嫌受賄犯罪等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主觀上忽視了對外部環境變化后自身黨性道德修養的加強和對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重新正確定義和把握。”王維在懺悔書總結了自己的“病因”,但人生只有一次,走錯難以重來,這樣的悔悟終究來得太晚。(重慶市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喻大偉)

体彩浙江20选5规则